1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新《商标法》实施 人民网IP沙龙聚焦恶意注册与囤积行为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09 09:1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新《商标法》实施 人民网IP沙龙聚焦恶意注册与囤积行为

【概要描述】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09 09:15
  • 访问量:
详情

  人民网北京1月7日电(记者林露)为了创造良好营商环境,2019年11月1日起,经过第四次修改的《商标法》开始实施;《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2019年12月1日起实施。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商标局、代理服务机构和企业从事知识产权法务工作的专家代表做客人民网IP沙龙,深入研讨《商标法》实施中面临的恶意注册、囤积行为等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

 

 

  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条法二处处长胡安琪介绍说,前三次《商标法》修改都是全面修改,此次则是针对重点问题进行了个别条款的修改,涉及6个条款,主要聚焦两个方面。一是加强对恶意申请的规制,如:强化了对于商标注册代理服务机构代理人的规范化要求,即如果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的恶意申请行为,还提供代理服务的话,也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二是加强对商标专用权的保护。据了解,在2013年《商标法》修改的基础上,此次修改把法定赔偿的数额上限提高到300万至500万。此前,恶意侵权赔偿额的计算倍数是3倍,现在提高到了5倍。“我们希望,通过上述举措,加大对于侵权行为的震慑力,加强对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保护力度。”

 

 

  在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审查一处处长郑海燕介绍了几种出于“恶意”目的使用商标的情况。一是申请人囤积商标不是为了自己使用,而是为了牟利;二是申请人为了傍名牌搭便车而注册商标,这种行为是利用了他人商标已经建立起来的一定的商誉;三是申请人注册商标后,以此为条件要挟他人与其进行商业合作,开出不合理的条件。

 

 

  对于郑海燕提到的恶意注册申请,也是企业的烦心事。北京东灵通知识产权公司董事长张朝栋发现,机构代理的大企业几乎都遭遇过傍名牌或者这样那样恶意的攀附。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知识产权部部长郭伟红表示,随着企业越做越好,遭遇傍名牌的情况随之出现。对此,小米集团高级法务总监赵丝幪称:“根据实际的使用预期,我们一年在国内注册达几千件。商标注册前,业务团队会对商标名称进行近似查询,但是也常会碰到所起的名字被注册过的情况。”其实,小米集团遇到的情况并非个案,这从郑海燕的介绍中可以得到应证。

 

 

  郑海燕介绍说,目前有效商标注册数量基数大,已经达到2400多万个,想要注册一个寓意较好又和别人的权利不冲突的商标,可能性不是特别高。因此,一些企业为了保证成功率和能够择优使用,会为一个产品申请注册数百个商标。她举例说,一家企业为了一个产品注册了400个商标,商标局认为这会对商标资源造成极大浪费。后来,经过沟通,企业在核心产品上保留了一两百个商标的申请,并主动撤回了其他申请。“值得注意的是,企业主动撤回申请与商标局驳回是不一样的。企业主动撤回申请,表明其主观上不存在恶意,也不是‘不以使用为目的’。但是,一旦被商标局认定为恶意注册申请行为,对企业今后的申请或者诉讼都将是一个污点。”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评审六处处长孙欧表示,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囤积商标牟利行为,申请人的主观恶意并不是很明显。因此,对于申请量大的商标囤积行为,我国一直没有有效制止的手段。第四次《商标法》修订中,通过修改第四条,增加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这一规定,赋予了我们一个更有力的法律武器。在后续评审程序中,第四条也可以作为无效宣告的法律依据,使打击恶意注册法律手段更充分、更有力。

  在注册审查阶段,受审查制度及程序设计限制,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接受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因此当事人无法通过举证对自身行为进行抗辩。而审查部门则只能通过商标申请量的指标进行主观判断,因此在打击囤积过程中难免会存在一些误伤。申请人是否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注册申请行为并非出于恶意呢?对此,郑海燕表示,为了避免误伤,会给申请人发出审查意见书,让他们提供申请注册商标的合理理由。如果他们提供的证据能够克服《商标法》第四条“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驳回理由的话,商标局将依法作出裁定。

 

 

  市场上的商标恶意注册行为,还给企业带来了较大的工作量。小米集团高级法务总监赵丝幪表示,企业无论面对怎样的情况,都会选择通过防御性注册来抵御恶意注册行为。郭伟红表示,市场主体没进入市场之前,也会根据企业产品的市场前期规划进行商标布局,对自己进行知识产权保护,避免因为商标被抢注而无法进入市场。

  “当初立法时,草案里面其实是没有‘恶意’两个字的。”郑海燕介绍说,讨论草案时,有代表提出来,有一些企业在商标注册后进行了实际使用,并在其他类别上进行防御性注册,使其他人不会去注册这个商标。与会代表认为,这类情况下全部一律驳回不合理,因此在最后的法律中加了“恶意”两个字。”郑海燕表示,企业采取的正常的、预防性质的、防御性质的商标,不在打击范围之内,不在《商标法》第四条这一条款的适用范围之内。

 

 

  “不以使用为目的”和“恶意注册”如何认定?商标代理服务机构对上述问题表示关心。根据修改后的《商标法》,如果代理人知道委托人的恶意申请行为,还提供代理服务的话,也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万慧达知识产权合伙人黄晖表示:“哪一种是以使用为目的,哪一种不是以使用为目的;哪一种是恶意,哪一种不是出于恶意,这些很难判断。”

  对于代理机构关心的这些重要问题,郑海燕做了积极回应。她介绍说,根据《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审查部门在判断商标注册申请是否属于违反商标法第四条规定时,将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一是申请人或者与其存在关联关系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申请注册商标数量、指定使用的类别、商标交易情况等;二是申请人所在行业、经营状况等;三是申请人被已生效的行政决定或者裁定、司法判决认定曾从事商标恶意注册行为、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的情况;四是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情况;五是申请注册的商标与知名人物姓名、企业字号、企业名称简称或者其他商业标识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情况;六是商标注册部门认为应当考虑的其他因素。

  对于遭遇商标恶意注册的企业,孙欧建议把握三个关键:及时、准确、有力。及时是指如果企业商标受到侵犯须在有效期内到商标局评审处提无效宣告,如果超过了五年,不属于造成不良影响、扰乱公序良俗的情况就无法提出无效宣告了。准确,指的是准确适用法律。比如,企业被商标代理人抢先注册商标,这种情况下要用《商标法》第15条准确提出,错用条款会丧失补救机会。有力,指的则是在提出无效宣告后,要举出充分的证据。“商标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炒的,期待新《商标法》的实施进一步助力商标申请注册回归本义。”黄晖表示。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商标注册成功后的使用还应规范

商标注册成功后的使用还应规范

继引发讨论的“潼关肉夹馍”商标纠纷事件后,数十家四川餐馆也被上海一家餐饮管理企业以“青花椒”商标侵权为由告上法庭。近日,“青花椒”一案终于尘埃落定,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侵权诉讼”的终审判决。这一系列案件提醒经营者,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旗号恶意诉讼,不会得到支持,别让商标成为“碰瓷式维权”的工具。 四川餐馆还能用“青花椒”2021年,一颗“青花椒”搅动了餐饮业的神经,数十家四川餐馆被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起诉。该公司认为,自己取得了“青花椒”商标,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四川多家餐馆擅自在经营店铺的牌匾、广告牌等处使用,侵犯其商标权,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2021年11月26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的被诉行为构成商标侵权。法院判决,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除停止使用“青花椒”标识外,还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万元。被告不服判决,后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2年1月13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二审审理这起商标权纠纷上诉案。法院认为,温江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店使用“青花椒”标识不构成涉案商标专用权侵权,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四川高院审理认为,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将“青花椒”申请注册在第43类服务上,可以认为具有一定的显著性,能够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但由于餐饮服务和菜品调料之间的天然联系,使得服务商标标识和有“青花椒”字样的特色菜品在辨识上界限微妙、相互混同,极大地降低了其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几乎难以起到通过商标来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 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按我国商标法规定,缺乏显著性的通用名称是不能注册为商标的,虽可跨类别注册在其他非直接描述的类别上,但注册者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北京市汉威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益霞表示,“青花椒”若在调味品上申请注册会被驳回,于是被注册在了快餐馆、饭店类别,即便如此,也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知名地名他人也可正当使用2021年,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也在全国范围内开启维权行动,河南当地几十家小吃店的商户因卖的肉夹馍带有“潼关”两字,被潼关肉夹馍协会告上法庭,要求他们赔偿3万元至5万元不等。此外,河南焦作50余家逍遥镇胡辣汤店的商户也收到法院传票,原因是他们门牌上使用了“逍遥镇”,而这三个字被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注册了商标。商户们要想继续使用这个牌子,每年要交1000元会费,不然就得赔偿3万元到5万元。 面对争议,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负责人就“潼关肉夹馍”等地理标志维权问题作出回应,这位负责人表示,有些商标包含地名,这些地名往往具有独特商业价值。根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即便取得注册商标专用权,权利人亦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注册商标中包含的地名。他人正当使用注册商标中包含的地名,权利人向人民法院提起相关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规范商标使用应提供精细服务“‘青花椒’式维权并非真正地维护自身商标权益,而是利用抢先占用的公共资源,将诉讼对象定位于小微个体户,打着商标维权旗号,行‘碰瓷式维权’之举,牟取不当利益。”周益霞认为,这既是对正常市场经营秩序的干扰,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是对司法公正的挑衅。 针对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对“逍遥镇”商标维权一事,协会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解释,挂“逍遥镇”招牌的胡辣汤店良莠不齐,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相当一部分悬挂“逍遥镇”招牌的胡辣汤店,跟逍遥镇没有任何渊源。在这一背景下,尽快“去伪存真”,统一规范逍遥镇胡辣汤技术标准,被提上日程。 规范某类品牌不应单靠维权、收取会费来实现,商标使用也远非简单的“一授了之”,品牌运营机构要对商户提供服务保障和动态监管,在经营过程中不断使品牌增值,如此商标才能从一纸注册证书转变为无形资产。 来源:中华商标协会公众号
发布时间 : 2022-01-18 点击 : 0

© 2021 中北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21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