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以案说法:商标延续注册须越过四道“门槛”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6-24 09:4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17年1月18日,北京时代先锋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原告)提出第22669371号“cohiba”商标(下称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丁烷气(吸烟用)、打火石、点烟器用气罐等第34类商品上。经审查,商标局以诉争商标商标与第520005号“COHIBA”商标(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为由,驳回了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原告遂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申请复审,但

以案说法:商标延续注册须越过四道“门槛”

【概要描述】2017年1月18日,北京时代先锋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原告)提出第22669371号“cohiba”商标(下称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丁烷气(吸烟用)、打火石、点烟器用气罐等第34类商品上。经审查,商标局以诉争商标商标与第520005号“COHIBA”商标(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为由,驳回了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原告遂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申请复审,但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6-24 09:49
  • 访问量:
详情

  2017年1月18日,北京时代先锋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原告)提出第22669371号“cohiba”商标(下称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丁烷气(吸烟用)、打火石、点烟器用气罐等第34类商品上。经审查,商标局以诉争商标商标与第520005号“COHIBA”商标(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为由,驳回了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原告遂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申请复审,但其复审请求被原商评委驳回。

  2018年8月21日,原告以原商评委为被告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提交了其持有的第14796304号、第16975617号“高希霸”商标(下称基础注册商标)的注册证书,主张诉争商标系其基础商标的延续注册,能够与引证商标相区分,应当获准注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基础商标“高希霸”经过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使得其商业信誉可以延及诉争商标,而不会造成相关公众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准使用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据此,法院对原告的相关主张不予支持。

  事实上,在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中,不少商标权利人会以其基础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为由,请求法院考虑先后商标之间的商誉延续关系,核准或维持商标的注册。但实践中,此项主张获得法院认可者甚少。笔者试以此文分析商标延续注册的“门槛”。

 

  商誉的延续继承是本质

  商标延续注册,又称商誉延续注册,虽不是成熟的法律概念,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频频出现。2014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审理指南》公布,对商标延续注册的适用规则予以了规范。根据该审理指南第八条规定,商标延续注册是指“商标注册人的基础注册商标经过使用获得一定知名度,从而导致相关公众将其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在后申请注册的相同或近似商标与其基础注册商标联系在一起,并认为使用两商标的商品均来自该商标注册人或与其存在特定联系的,基础注册商标的商业信誉可以在后申请注册的商标上延续”。

  商标延续注册与商标专用权独立性原则不相矛盾,商标延续注册的本质是商誉在不同商标之间的延续和继承。我国是商标注册制国家,商标专用权基于注册行为产生,商标注册人对其注册的不同商标享有各自独立的商标专用权。因此,商标专用权不能自然延续或为其他商标所继承。但是,商誉与商标专用权不同,不同商标所承载的商誉不具有独立性。商誉的产生无需经国家专门机关的审查核准,自然形成于商事主体的经济活动中,是相关公众对其生产、产品、销售、服务等多方面的综合性评价。商标作为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重要依据,能够将此种综合性评价与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相联结,是标示商誉的主要工具。对于同一主体前后申请的两商标,如果基础注册商标已经承载大量商誉,并且消费者能够将在后商标与基础注册商标相联系,那么基础注册商标所承载的商誉完全有可能传递至在后商标,使之在较短时间取得较高知名度,客观上形成与其他商业标志的区分性。

 

  商标延续注册须附条件

  商标权具有两项基本权能,即专用权和排斥权。商标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排斥权则可以扩展到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标。承认商标延续注册,相当于在基础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边界新开了一个“口子”,极有可能进入他人商标排斥权的范围,不当攫取他人的市场份额,影响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在实践中,也确实有一些商标恶意抢注案件会通过延续注册的主张,请求使其在后申请注册的商标准予注册。一旦普遍承认商标延续注册的正当性,将可能引发不正当竞争行为。笔者认为,商标延续注册在原则上不予准许,除非主张延续注册的当事人能够证明其已满足以下4个条件:

  第一,基础注册商标经过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承认商标延续注册实际是对商标所有人因商标使用所创造的商业价值的保护。市场主体只有通过商标使用行为,与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建立起对应关系,才能在商标上不断积累商誉。当商誉积累到一定程度,基础商标取得较高知名度,具有较强的指代功能,基础商标所承载的商誉才具备传递的可能性。

  第二,基础注册商标知名度高于引证商标。一方面,如果基础商标知名度不高于引证商标,即相关公众对基础商标的认知不强于其对引证商标的认知,则相关公众很可能认为使用基础商标的商品或服务来源于引证商标所有人,诉争商标就不可能基于基础商标的知名度,与引证商标相区分。另一方面,基础商标知名度高于引证商标,可以佐证诉争商标的注册系出于正当商业需求和使用目的,没有攀附引证商标的主观恶意。

  第三,基础注册商标与诉争商标是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标。商标法律制度实际上是以标志符号划分市场范围,要避免某个标志凭借较高知名度抢占其未付出实际努力的市场份额。诉争商标之所以能获准注册,是因为其延续了基础商标所承载的商誉,此种商誉应限于基础商标所付出努力的市场范围内,而不能任意扩张至新的市场领域。

  第四,相关公众能够将基础注册商标与诉争商标相联系。相关公众只有认为基础注册商标与诉争商标所指示的商品或服务来源相同或存在特定联系,才能在二者之间搭建起桥梁,使基础商标所承载的商誉自然流向诉争商标,而不会与引证商标发生混淆或者误认。

  “商标注册申请在先是原则,商誉延续对商标可注册性的影响只能是例外。”笔者认为,对于商标延续注册问题,必须采取审慎的态度。对于当事人提出的商标延续注册主张,法院应当在结合个案情况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上述条件,谨慎对待,严格把关。

 

  作者单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商标注册成功后的使用还应规范

商标注册成功后的使用还应规范

继引发讨论的“潼关肉夹馍”商标纠纷事件后,数十家四川餐馆也被上海一家餐饮管理企业以“青花椒”商标侵权为由告上法庭。近日,“青花椒”一案终于尘埃落定,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侵权诉讼”的终审判决。这一系列案件提醒经营者,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旗号恶意诉讼,不会得到支持,别让商标成为“碰瓷式维权”的工具。 四川餐馆还能用“青花椒”2021年,一颗“青花椒”搅动了餐饮业的神经,数十家四川餐馆被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起诉。该公司认为,自己取得了“青花椒”商标,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四川多家餐馆擅自在经营店铺的牌匾、广告牌等处使用,侵犯其商标权,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2021年11月26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的被诉行为构成商标侵权。法院判决,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除停止使用“青花椒”标识外,还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万元。被告不服判决,后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2年1月13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二审审理这起商标权纠纷上诉案。法院认为,温江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店使用“青花椒”标识不构成涉案商标专用权侵权,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四川高院审理认为,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将“青花椒”申请注册在第43类服务上,可以认为具有一定的显著性,能够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但由于餐饮服务和菜品调料之间的天然联系,使得服务商标标识和有“青花椒”字样的特色菜品在辨识上界限微妙、相互混同,极大地降低了其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几乎难以起到通过商标来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 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按我国商标法规定,缺乏显著性的通用名称是不能注册为商标的,虽可跨类别注册在其他非直接描述的类别上,但注册者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北京市汉威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益霞表示,“青花椒”若在调味品上申请注册会被驳回,于是被注册在了快餐馆、饭店类别,即便如此,也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知名地名他人也可正当使用2021年,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也在全国范围内开启维权行动,河南当地几十家小吃店的商户因卖的肉夹馍带有“潼关”两字,被潼关肉夹馍协会告上法庭,要求他们赔偿3万元至5万元不等。此外,河南焦作50余家逍遥镇胡辣汤店的商户也收到法院传票,原因是他们门牌上使用了“逍遥镇”,而这三个字被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注册了商标。商户们要想继续使用这个牌子,每年要交1000元会费,不然就得赔偿3万元到5万元。 面对争议,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负责人就“潼关肉夹馍”等地理标志维权问题作出回应,这位负责人表示,有些商标包含地名,这些地名往往具有独特商业价值。根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即便取得注册商标专用权,权利人亦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注册商标中包含的地名。他人正当使用注册商标中包含的地名,权利人向人民法院提起相关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规范商标使用应提供精细服务“‘青花椒’式维权并非真正地维护自身商标权益,而是利用抢先占用的公共资源,将诉讼对象定位于小微个体户,打着商标维权旗号,行‘碰瓷式维权’之举,牟取不当利益。”周益霞认为,这既是对正常市场经营秩序的干扰,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是对司法公正的挑衅。 针对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对“逍遥镇”商标维权一事,协会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解释,挂“逍遥镇”招牌的胡辣汤店良莠不齐,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相当一部分悬挂“逍遥镇”招牌的胡辣汤店,跟逍遥镇没有任何渊源。在这一背景下,尽快“去伪存真”,统一规范逍遥镇胡辣汤技术标准,被提上日程。 规范某类品牌不应单靠维权、收取会费来实现,商标使用也远非简单的“一授了之”,品牌运营机构要对商户提供服务保障和动态监管,在经营过程中不断使品牌增值,如此商标才能从一纸注册证书转变为无形资产。 来源:中华商标协会公众号
发布时间 : 2022-01-18 点击 : 0

© 2021 中北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21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